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cmg 236,新手必看

两者之间的距离很短,郑晓东甚至觉得,吴雪的呼吸都喷洒在自己的昂扬之上。

  有些忍受不了了……吴雪瞪大眼睛,看着郑晓东的变化。

  她看着原本沉睡的东西逐渐苏醒过来,头部直直的抵住她的鼻子!甚至只要她稍微抬高一些,就能亲吻住这凶猛的怪物!吴雪的心跳乱了,呼吸也乱了。

  她脸上浮现出红晕,眼睛紧紧的盯着那怪物,一动不动。

  郑晓东看她这样,心里暗自叫好。

  他这里发育的好给他带来了数不清的艳遇,就连学校的女老师也都对他暗示过,所以在这方面,他很懂得利用自己的优势。

  看着吴雪这种样子,肯定是动了心了!郑晓东准备一鼓作气,拿下这位美丽动人的老师!“晓东……”吴雪的身子僵硬着,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那狰狞的怪物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只要……只要主动一些……不行,不能这样,晓东是自己的学生,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那以后还怎么面对他啊!吴雪陷入了天人交战,不禁动弹了一下。

  可是这下便坏了事,郑晓东的昂扬刚好碰到吴雪微张的嘴唇!这下子就连吴雪也忍不住了。

  尝到那熟悉的味道,仿佛是烧断了吴雪心中最后一根弦一般,让她变得有些不像自己了!“哦……”郑晓东舒爽的叹了一声,手不自觉的摸上了吴雪的头。

  吴雪也没反抗,迷迷糊糊的跟着郑晓东的动作,口手并用的解决了一次。

  事后吴雪才反应过来,但是她什么都没说,反而内心更加的期待了。

  郑晓东会不会像陈军一样,狠狠的欺负她呢……?一想到这种可能性,吴雪的心里痒痒的,甚至连内裤上都沾染了湿湿黏黏的痕迹。

  “老师,刚才那个动作我还是没有看清,能不能再示范一遍?”郑晓东吞了口口水,提出这个要求。

  吴雪身子柔软,而刚才那个动作正好将所有的神秘全部露出来,如果按照这个姿势来上一发……那岂不是神仙一般的滋味?事后的吴雪看起来更加的诱人,郑晓东抑制住自己疯狂的心思,微笑的看着她。

  他想要一步一步的慢慢来,将吴雪当做一道美味诱人的佳肴,一口口慢慢的吞吃入腹。

  “啊……”吴雪稍微有些尴尬的拨弄了头发,但还是听从了郑晓东,重新趴在瑜伽垫上。

  双腿一抬,吴雪轻松的完成了那个高难度姿势,大腿,腹部和黑色蕾丝也全部都显露了出来。

  “老师,你真美!”郑晓东看呆了,而他的手则非常大胆的,直接摸上了吴雪的大腿!吴雪颤抖了一下,但是并没有躲开。

  她内心渴望眼前这个男孩,渴望的抛下了一切廉耻道德!“啊……”一声娇吟从吴雪的口中发出,郑晓东摸着的地方仿佛用火灼烧一般,让她忍不住扭动身子,想要获得更多!郑晓东也不负期望,一双手点火一般在吴雪身上到处游移,最终停在了那条黑色蕾丝上,手指像是蛇一样,钻到了身体的深处。

  “啊!”吴雪惊喘,从那里传来的快乐比她想象当中的还要多,让她忍受不住,扭动着腰肢往郑晓东的手上凑!郑晓东笑了。

  只要吴雪是个女人,还是个饱受空虚寂寞的女人,那就肯定会败在他的手中!吴雪已经被快乐折磨疯了,腰肢像蛇一般不停的扭动,将自己送到郑晓东的手上,嘴里不停的发出快乐的叫声。

  郑晓东觉得时间差不多了,便抽出手指,将自己的昂扬对准那片泥泞之地。

  这段时间吴雪一直保持着瑜伽那高难度的姿势,但是吴雪却没有丝毫不适,反而将双腿岔开,满心期待。

  郑晓东拿来一把剪刀,贴着吴雪的肌肤将那片黑色的布料慢慢剪开。

  冰凉的触感让吴雪很是刺激,身子不停的颤抖。

  布料剪开,里面的神秘花园显露于世。

  郑晓东呼吸一滞,几乎是立刻就将脸埋了下去!吴雪很是受用,尖叫不断。

  但是时间一长就觉得口舌抚慰的不够,想要更粗暴一些……“晓东……”吴雪双眼含泪,暗示意味十分明显。

  郑晓东知道,时机到了。

  他撕开小雨伞戴上,对准那片花园,一鼓作气的冲了进去!吴雪尖叫,感受着身体充分被满足的快乐。

  那天下午,两人疯了很久。

  从瑜伽垫到客厅沙发,再到地板上,落地窗前。

  吴雪的每一处都沾染上了郑晓东的味道,就连她的碎花小裙子,也都皱皱巴巴的,不能再穿了。

  “你看你,把我的衣服都弄成这样,我都没办法回去了!”吴雪嗔怒。

  郑晓东这次把她伺候的很好,吴雪很是满意。

  她想,如果以后有机会,还要和郑晓东像今天一样,战个痛快!吴雪最后穿了一身郑晓东的衣服回家了。

  毕竟那条碎花裙子已经穿不成了,郑晓东还说会赔她一条新的裙子,让吴雪好好的期待一下。

  在超市买菜做饭的想法因为郑晓东而夭折了,吴雪穿着一身不合身的衣服,也没脸再(三个洞都被塞满爽)去超市买东西,直接回到了家。

  瑶瑶和陈军还没回家,不知道在哪儿开心的玩着。

  她叹了一口气,转到浴室洗了个澡。

  刚才和郑晓东做的太疯狂,浑身汗津津的难受极了。

  吴雪泡了个热水澡,舒舒服服的洗干净,端着一碗冰淇淋坐在沙发上看电影。

  久旱逢甘霖,舒舒服服的做了一场,让吴雪身心舒畅,不自觉的哼起歌儿来。

  陈军回家就看到这样的场景。

  吴雪翘着腿,正惬意的吃着冰淇淋。

  睡裙卷起,露出白嫩的大腿,雪白的冰淇淋被红舌卷进去,看的陈军下腹一紧,想要狠狠的欺负吴雪,就像之前那样!“瑶瑶,回来啦!”吴雪看到自己女儿回来连忙将冰淇淋放下:“你们吃饭了吗?”“还没有。

  ”瑶瑶没开口,是陈军代替她回答的。

  他面带微笑:“伯母,要不然一起出去吃饭吧?”陈军无视了瑶瑶在背后一直掐他的手:“正好瑶瑶想吃海鲜,我们一起去吃海鲜吧。

  ”吴雪当然不会拒绝,去换了衣服,收拾的青春靓丽。

  “嗤。

  ”瑶瑶十分不爽自己的男友邀请吴雪,在吴雪进屋换衣服的时候狠狠的拧了他一把:“你干嘛啊,多管闲事!”“这不是想让你和你妈妈搞好关系嘛。

  ”陈军低头,和瑶瑶口齿交缠:“毕竟是你的妈妈啊。

  ”瑶瑶脸红的和他亲吻,对这件事情也就默认了。

  等吴雪收拾好后,三人一起出门,准备去好好的吃一顿。

  他们去了一家评价非常高的海鲜餐厅,瑶瑶和陈军坐在一边,吴雪坐在他们的对面。

  桌布垂下,正好盖着他们的腿。

  桌子上摆放着玫瑰花和蜡烛,气氛十足。

  三人点了餐,在等待上餐的过程中,陈军和瑶瑶说说笑笑,而吴雪连句插话的机会都没有。

  吴雪只能闭上嘴微笑着,看着他们说话。

  就在吴雪百般无聊之际,她突然感觉到自己的腿上爬上了什么东西。

  温暖的,触感就好像是……皮肤?

青草村卫生所内,传出了一道似有似无的轻吟,让人遐想连篇。

  此时里面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紧咬下唇,表情迷离,一只手揉着胸前的雪白,一只手在下面…….殊不知,外头正有一双眼睛,紧紧盯着里面。

  “啧啧,这大清早的,没想到王医生竟然在自我安慰,还真是会玩。

  ”楚晨砸吧着嘴,眼睛都看直了。

  换做以前,他才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在干嘛呢,因为三年前楚晨家里发生了一些变故,父母暴毙,他也成了傻子,整天惶惶度日,远在外地打工的哥哥去年也意外去世,只剩下嫂子带着小孩和他相依为命,受了不少欺负。

  可前两天,他去树上摘果子,不小心摔下来,阴差阳错恢复了神志。

  他没有把这事儿声张出去,主要是做为傻子,村里的女人们都不会顾忌他,甚至有时候去河里洗澡还会叫他望风,这样的福利,其他男人可是享受不到的。

  当然了,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父母突然暴毙,他觉得这件事有蹊跷,才决定继续装傻,方便暗中查出真相。

  “嘿嘿,看你这幅模样,让我来帮帮你。

  ”笑了笑,楚晨往后退几步,然后装作慌慌张张的样子,猛的冲过去推开了门。

  “王医生,王医生,买药,买药!”王玥琪被吓了一大跳,腾地一下就站起来,慌忙整理衣服扣子,另一只手麻利的抽出来,只是上面,似乎还带着些晶莹。

  等看清楚来人后,她才松了口气。

  “楚傻子,你慌慌张张的赶着投胎?”王玥琪皱眉道。

  换做平日,她也没有这么大火气,可正在兴头上被突然打断,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让她实在难受得很。

  她已经二十七岁了,长得肤白貌美,胸大腿长小蛮腰,是个大美女。

  前几年大学毕业后,她回到村里当了卫生所的医生,两年前在家人的介绍下,嫁给了同村的张大柱。

  可是这张大柱结婚没几天,就外出打工了,只有春节才回来一次,每次都待不了几天。

  更重要的,是他那方面不行,几分钟就完事儿,根本满足不了王玥琪,所以每当自己想要了,她就会自我安慰一番。

  “对不起,王医生,我……”话没说完,楚晨就一眼看到王玥琪胸前的两片雪白,瞬间就有了反应。

  发现到他的目光,王玥琪下意识用手挡住胸前,可就在这时候,她看到了楚晨那处,满脸不可置信,惊呼一声。

  “好大!”这么大的规模,就算在小电影里,也没见过。

  比起自己家那男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

  只可惜,这种宝贝竟然长在了一个傻子身上!咕噜!王玥琪盯着楚晨那处,咽了咽口水,只感觉浑身燥热,就连呼吸都急促起来。

  “小,小晨,你买什么药。

  ”楚晨自然发现了她的目光,故意挺了挺腰身,那里的轮廓越发的明显。

  “王医生,嫂子让我来买干毛巾。

  ”楚晨傻笑道。

  干毛巾?什么玩意儿?王玥琪愣了一下,然后立马反应过来,“你说的是感冒灵吧?”楚晨赶紧点点头,“对的对的,感冒灵,嘿嘿!”“好,等着,我给你。

  ”王玥琪迅速翻出感冒灵,递给楚晨,楚晨接过的时候,故意抓住她的手,好奇的问了一句。

  “诶,王医生,你的手上的是什么?”听到这话,王玥琪赶紧抽出手,俏脸羞红。

  “没,没事,你的药,赶紧拿着回家去。

  ”手上沾着的东西被一个男人看到并且摸着,让她内心觉得很羞耻。

  看到她这种娇羞的小女儿姿态,楚晨内心一阵翻滚。

  他没接过药,反倒是指着下面,诚惶诚恐道:“王医生,我这里怎么肿了啊?”肿了?王玥琪看了看,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若有所思,感情这傻小子压根不懂自己的生理反应啊。

  这么大的宝贝,真是浪费了。

  要是能体验一下,那得多舒服啊。

  本来她就处于不上不下的状态,这么一想,那股感觉更加强烈了,顿时有些口干舌燥,反正这是个傻子,就算和他发生点什么,只要叮嘱他不说出去,应该没事的吧?想到这儿,王玥琪故意恐吓道:“小晨,你这是得病了,要是不治疗的话,会死人的。

  ”“切,你骗人,我天天早上都肿,怎么还没死呢,我才不信。

  ”说完,楚晨就翻了个白眼,还很不屑。

  那眼神,就跟看傻子一样,让王玥琪哭笑不得。

  她再次看了楚晨那里一样,忽悠道:“我可是医生,你不相信?那我问你,每次肿了的时候,是不是特别难受?要很久才能消下去。

  ”楚晨这才配合的大惊失色,“对对,就是这样的,王医生,救救我,小晨不想死,不想死。

  ”说着,他再次抓住王玥琪的小手,触碰的瞬间,王玥琪浑身颤抖一下。

  男人粗糙的大手,抓在自己手上,让她有种异样的刺激感觉。

  她已经好久没有被男人这么亲密接触过了。

  这一次王玥琪没有抽出来,反而娇嗔道:“放心,嫂子马上帮你检查。

  ”说完,她转身用脚把门踢关上,然后小手颤抖着伸过去,放到楚晨的小腹处。

  柔声道:“小晨,要检查的话,得先把裤子脱掉,我帮你脱了。

  ”“嗯嗯,听王医生的。

  ”楚晨憨憨的样子,就跟个乖宝宝一样。

  王玥琪怀着激动的心情,迅速脱下楚晨的大裤衩,下一秒,她彻底傻眼了。

  这,这还是人嘛?刚刚由于裤子的束缚,规模还有些局限,可现在直接暴露在眼前,那种视觉冲击,让她恨不得和楚晨来一次。

  “王医生,是,是不是没得治了?”楚晨带着哭腔,甚至眼眶里还有泪水在打转。

  这演技,不得不服!王玥琪回过神来,赶紧摇摇头,有些语无伦次。

  “没,有的治,有的治,我这就帮你,你,你别乱动,知道吗?”楚晨乖巧的点点头,王玥琪深吸一口气,然后一把握住……嘶!楚晨舒服得差点叫出声,而王玥琪也很震惊,这还是她第一次,碰到这么大的玩意儿。

  她动了几下,喉咙不停滚动,声音都沙哑了几分。

  “小晨,现在感觉怎么样?”“有些麻麻的。

  ”楚晨道。

  “这是正常的,接下来,你按照嫂子说的做,知道吗?”此刻的王玥琪只想赶紧体验楚晨那处带来的快乐。

  “怎么做啊王医生?”楚晨一脸茫然。

  “我趴在桌子上,然后你从后面顶嫂子这儿,看到了吗?”王玥琪指了指下面,细心指导。

  “哦哦,好的,我知道了。

  ”楚晨一本正经的说道。

  王玥琪满意的点点头,傻子就是傻子,很听话。

  她扭过身,双手趴在桌子上。

  娇声道:“小晨,来呀,往这儿顶。

  ”看着眼前的一幕,楚晨都快流鼻血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高高在上,在大家眼中是个文化分子的王玥琪,私底下居然这么开放。

  他屏住呼吸,想要来此深层次的交流,可转念一想,他还是决定继续装傻,以免被怀疑,于是他故意撞在王玥琪的大腿处。

  “小晨,你往哪儿弄呢,错了错啦。

  ”王玥琪扭动着身体,想要让正确位置对准楚晨的宝贝。

  “王医生,没错啊,你说的就是这里啊。

  ”楚晨疑惑道。

  王玥琪翻了翻白眼,真是恨铁不成钢啊,怎么就偏偏遇到这么个傻子呢,要是个正常男人,恐怕现在早就把她弄得嗷嗷叫了。

  她在心底叹了口气,但嘴上还是温柔的说道:“就是刚刚我给你指的那个地方,知道了吗?”楚晨恍然大悟似的,“知道了知道了,就是这儿!”听到这话,王玥琪会心一笑,可下一秒,楚晨的举动,让她差点没气得吐血,只见楚晨对着她的后背狠狠一顶,嘴里还得意的笑着。

  “嘿嘿,现在对了吗,王医生。

  ”王玥琪实在忍不了了,往后伸出柔嫩的小手,帮助楚晨找到正确的位置。

  当她的小手触碰到楚晨时,楚晨浑身一个激灵,反应又强了几分。

  同时,王玥琪也非常震惊,被撞击到那个位置后,她感觉浑身上下就像有千万只蚂蚁在爬一样,难受得不行。

  这种异样的感觉,刺激着她,让她情不自禁发出了轻吟。

  “不要……”楚晨愣了一下,停下来,疑惑道:“王医生,我弄疼你了吗?不要什么啊?”“不要停,继续!”王玥琪哀求道。

  楚晨这时候自然不会再装傻,双手紧紧握住王玥琪的小蛮腰,身体靠了上去。

  那种宛如电流般的酥麻感,穿过裤子,通过皮肤,慢慢袭遍王玥琪的全身,她已经好久没有体验过这种感觉了。

  楚晨强有力的冲击感,让她觉得这才是男人该有的能力,想到自家男人,她突然有些后悔当初年少无知,觉得男人只要老实就行,现在才知道,女人能不能幸福,得看那事能不能得到满足。

  “好舒服,小晨你好棒。

  ”王玥琪放肆的叫着。

  听到她浪叫,楚晨真想直接扯开王玥琪的裤子,然后让她好好尝尝自己的厉害,可他不能这么做,只能强行憋着。

  “嗯啊,不行了,好想要。

  ”这种感觉虽然刺激,但始终只是隔靴止痒,并不能满足王玥琪,她扭动着性感的腰肢,狠狠往后抵,仿佛想要与楚晨来一场负距离的接触。

  一开始她本来只是想过过干瘾,可越这样她越难受,脑海里充满了渴望,这一刻,她只想痛痛快快的享受鱼水之欢,再也顾不得其他。

  打定主意后,她深吸一口气,转过身,一把抱住楚晨的后背,大眼睛水汪汪的盯着楚晨,眼色迷离。

  “小晨,嫂子给你进行下一步治疗。

  ”不等楚晨回答,她就缓缓蹲下身子,看着眼前的东西,她舔了舔红唇,小嘴微张。

  楚晨激动得心潮澎湃,无论如何他也没想(左手握右手)到,王玥琪这蹄子竟然会用嘴帮他。

  更重要的是,她还自称嫂子,这可是亲近的称呼。

  不得不说,王玥琪的活儿很好,三两下,就弄得楚晨醉生梦死,差点直接投降,不过好歹他能坚持,硬生生给憋住了。

  过了十几分钟,王玥琪累得够呛,擦了擦嘴角,低声问道:“小晨,你有没有种想尿尿的感觉。

  ”“没有,不尿尿,嫂子说不能随地尿尿。

  ”楚晨摇摇头。

  王玥琪大惊!还真是捡到宝了,这么久都没有要完事儿感觉,那要是真弄起来,还不得吧自己给弄死?她心里痒痒的,迫不及待的想要真正的体验一下,可就在这时候,突然有人敲门,吓得她慌忙的站起来。

  “糟了。

  ”王玥琪看了看傻头傻脑的楚晨,哄骗道:“小晨,咱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什么游戏啊?”楚晨道。

  “躲猫猫,你到里面去藏起来,嫂子来找你。

  ”“好啊好啊。

  ”楚晨雀跃的拍拍手,提起裤子往里屋走去。

  其实他心里也慌得一批,这要是被别人知道了,哪怕大家知道他是个傻子,估计也会被骂死打死。

  到了里屋,楚晨立马从后窗翻了出去,他可不愿意在这儿死等着,万一被发现就完了。

  可走到半路,他突然想起自己忘了拿药,这要是空手回去,嫂子那边怎么交代?想到这儿,他又转身往卫生所走,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男人正在和王玥琪推推搡搡的。

  那男人是村里小学的语文老师,叫吴正德,三十多岁了,有个非常漂亮的媳妇,也是小学的老师。

  “吴老师,你可是有媳妇的人,别动手动脚的。

  ”王玥琪皱着眉头,露出厌恶的表情。

  她本以为是有人来看病,没曾想居然是个醉鬼。

  这吴正德那方面不行是人尽皆知的,满足不了他媳妇,导致他媳妇脾气越来越暴躁,总是一言不合就骂他。

  这不,大早上就被骂了,心情不好多喝了几口,酒精麻痹之下,他才壮着胆子跑到了卫生所,想要调戏调戏漂亮的王玥琪。

  “那个死婆娘不是我媳妇,我,嗝,我要你做我媳妇。

  ”

  我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兄弟姐妹多。

  所以,2003年我去了广东打工。

  在那里我认识了一个湖南来打工的小伙子,我俩同在一个生产电器的小厂工作。

  我们熟悉之后,因为都是来打工的,生活方面互相照应着,关系慢慢就好起来。

  不久,我们恋爱了。

  他比我大3岁,也很合我心意。

  我觉得找个比我大的男人,会比较心疼女人一些。

  我们恋爱三个月后,就发生了关系。

  当时也没多想,只觉得以后他就是我的老公了,我一定会嫁给他的。

    毕竟是婚姻大事,为此,我回了一趟老家麻城。

  回家后立即把恋爱对象的情况告诉了爸爸妈妈。

  我以为只是尊重父母,告诉他们就行了。

  没想到,父母立即反对。

  特别是我妈妈,她说,我妹妹已经嫁到广东了,这么远。

  他们已经后悔同意了妹妹的婚事,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让我再嫁到那么远的地方。

  他们的决定给了我当头一棒。

  我没有告诉他们,我与男友已经发生了关系,但清楚自己是不能再与男友交往下去了。

  于是,只好跟他断了联系。

  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2/2)  不久,妈妈又托人给我介绍了一个,我没看上,就吹了。

    十多天后,村里又有人给我说媒。

  那人是我现在老公的一个亲戚。

  她跟我父母提亲,我父母也巴不得早点把我嫁出去,就答应去相亲。

  我也是太听我父母的话了,当时连对方的条件什么也没问。

    结果一见面后,我就后悔了。

  村里说媒的人带来的那个对象身高才1米54,不仅身材瘦小,而且才18岁。

  而我身高有1米65。

  从年龄和个子,我俩都不般配。

  我对父母说:我不同意。

  可是,我父母却说,找一个比我小的,往后的日子就好过些。

  我管得住他,不怕他花心。

  无奈之下,我依了父母。

    (上课时我和女同桌作爱)相亲的第四天,老公就到我家里来接我去他家里玩。

  他家离我家不远,骑自行车20分钟到了。

  我就去了,呆到晚上8点,我看天黑了,就让他送我回家。

  结果,他妈将楼下的门全部锁上了。

  他妈说,就不用回家了,就在楼上睡。

  我不同意,执意要回家。

  他妈硬是不让,还让老公把我往楼上推,老公就把我拉了上去。

  那天,我就这样与老公睡在了一起。

  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2/2)  第二天,回家后,我将这情况告诉了我妈,我妈什么话也没说。

    不几天,同村有一个人传来话说,他爸爸不同意这门亲事。

  我妈听说后,气得说:不同意算了。

  当时我也这样想。

  后来一想,就这样算了的话,他要是把我跟他睡觉的事告诉村里人,那我以后还怎么做人啊?不行,我得问问他的意思。

  结果我问老公是什么意思。

  老公说,那是他爸瞎说的。

  他没有这个意思。

  女人私房话(http:nfh)  可是,当时老公才18岁,没有到法定的婚龄,拿不了结婚证。

  他家决定先办酒,拿证的事以后再说。

    相亲20多天后,也就是2004年腊月28日,我们就结了婚。

  他家办了20多桌喜酒。

    老公在家是老大,还有一个弟和一个妹。

  他人算是老实的。

  他爸爸显然不喜欢他,动不动就鄙视他:你比老二的一半都比不上!虽然我也看不上老公,但公公这样瞧不起他,我心里还是不舒服。

  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2/2)  公公在武汉做生意,开了一个综合小店子。

  比起同村种田的人来说,他家经济条件是算好的。

  所以,他认为自己是有钱人,并且言谈举止中流露出瞧不起我娘家的意思。

  加上他以前说过不同意我们结婚的话,我就对他心存不满。

  但大面子上,我还是尽到一个做媳妇的本分,过年时,给他买些礼物,尽量讨他喜欢,不想弄得都不开心。

    结婚后半年我就怀了孕。

  儿子出生了,当了爸爸的老公,还是没有丝毫的长大。

  他就像个孩子,虽然凡事听我的,但有什么事也别想他像丈夫一样迁让着女人。

  最让我瞧不起的是,儿子都3岁了,他竟然从我认识他起,就喜欢看动画片,一直看到现在。

    前年,我们全家都搬到了武汉来住,帮公公经营店子。

    公公租的屋子虽然只一间,但有个阁楼,我们就住楼上。

  公公每个月发给我们500元工资,是用于零用和过早的,家里其它开销我们全不管。

    到了城里做事,老公还是那样长不大,做事没有头脑,总要我拨一点他才亮一点。

  公公也总是指责他说:我老了不指望你,我靠老二。

  老公在家没地位,所以婆婆也欺负我,有吃的,总是说给二娘(老公的弟媳)的。

  18岁的小老公让我苦不勘言(2/2)  老公从小到大都怕爸爸,他说公婆夫妻感情一向不好,他都是在爸妈的吵架声中长大的。

  他怕吵架,所以,对事情,他采取好坏不说,全听他妈他爸的应对办法。

    相关热门推荐  午夜我与入室的小偷激情  继父与继女被我捉奸在床  那晚,老公喂我吃春药后  和姐夫偷情 我对不起姐姐  八大女星与干爹的复杂关系  女人一夜多少次才合适?  我和婶婶过了两天的夫妻生活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b.aspx?6292.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b.aspx?7058.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b.aspx?6595.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b.aspx?7047.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b.aspx?2674.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b.aspx?2805.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b.aspx?5692.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b.aspx?38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