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younizz,新手必看

老吴把站在一旁受了惊吓的童童拉到了李芬的身旁,说道:“安慰安慰孩子吧!”她蹲了下来,轻轻的抓着童童的胳膊,一双刚哭过还有些红肿的双眼看着他,歉疚的说道:“对不起童童,妈妈是不是吓到你了?”童童摇摇头,伸手过去摸着李芬红肿的眼角说道:“童童长大了,以后可以和吴爷爷一起保护妈妈了。

  ”虽然从他一个小孩嘴巴里面说出这种话有些不切实际,但是李芬心里还是特别开心儿子能这么听话懂事。

  她瞬间就笑开了,站起来拉着童童的小手说道:“走,回家,妈妈做好吃的给你们吃。

  ”三人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的时候,远处突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把他们叫停在了原地。

  “哎?这不是我儿子李强那个老婆,李芬吗?”只见一个五十多岁,又肥又矮还特别黑的老女人走过来,看着李芬咬牙切齿的说道。

  闻言,李芬立马回过头,顺着声音看了过去。

  这个老女人不是别人,正是她那该死的老公——李强的妈妈。

  她身边跟着两个男人,一个是个唯唯诺诺,一直躲在老女人后面,时不时探出头来,瘦巴巴的糟老头子,就是李强的老爸。

  另外一个比较高大的,满脸胡渣,凶神恶煞的在一旁抽着烟的男人,就是他的亲舅舅,老女人的亲弟弟。

  李强除了性格随母亲,皮相和这两个老人一点都不像,反而比较像他的亲舅舅。

  李芬还大胆的想过,他是不是他的舅舅和妈妈鬼混生下来的,只是找了这个老头做替死鬼而已。

  他的舅舅和妈妈也不是什么好人,视赌成性,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赌光了。

  曾经他们为了还赌债还想过把李芬卖了,只是碍于那个时候李芬怀着她儿子唯一的种,刚好自己的儿子又出了事,所以才没动手而已,不然早就卖了她。

  他们一家人对李芬一点都不好,在他家生活简直就是地狱。

  幸好后来她因为生童童需要照顾,他妈妈又不想理这些麻烦事,直接把她丢回了娘家。

  也因为这个举动,她回到娘家以后才能真正的过回了像样的生活。

  看来,李强还活着并进监狱的事情,已经通知到他们家里去了。

  “李芬啊,我家对你不错吧,你说找到工作要带孩子去城里,我们一家人也没说什么吧?”李强妈妈装腔作势的说着。

  突然间,她又扯着嗓门喊了起来:“你打工就打工吧,你还背着我儿子去搞破鞋,竟然还把我孙子带去老情人家里住着,你要脸不?你不要脸我们老两口还要脸呢,呸……”“这是你那老情人吧?瞧你们一对狗男女的样子,当初我就知道你李芬不是什么好东西,骚浪蹄子一个。

  ”她指着老吴破口大骂道。

  “这不是我的孙子吗?乖孙子,快过来奶奶这里,让奶奶抱抱。

  ”他妈妈看着李芬身旁的童童,满脸油光的笑着,并伸出一双肥胖的手说道。

  拉着李芬小手的童童,看到这个女人在叫他,立马放开她的手,抓着她的衣服躲在了她身后,探出半张小脸怯怯的看着对方。

  一张小嘴嘟囔着说:“你是坏奶奶,你欺负我妈妈和吴爷爷,我才不要你抱。

  ”她气急败坏的说:“尼玛,你个小杂碎跟谁学的,这么没有礼貌,看来你妈没有好好教养你,看老娘今天非收拾你不可。

  ”她说着便对着李芬的方向,快步的走了过来,举起肥胖的手,就想一巴掌打下去。

  李芬立马转身把童童抱在了怀里,此时已经来不及躲了,只好紧闭双眼等待着疼痛的来临。

  结果许久也没发现有巴掌落下,她回过头,看到身边的老吴抓着她那肥胖的大手。

  对于当过兵的老吴来说,再胖的人,这点力气在他面前就像捏蚂蚁一样。

  老吴捏得她生痛,她嗷嗷大叫起来。

  见状,对面抽烟的男人狠狠的把烟摔在了地上,抡起拳头就朝他冲了过来。

  他舅舅嘴里还不停的叫道:“老不死的,放开我姐。

  ”李芬朝着老吴叫道:“老吴,前面……”她的话音刚落,只见他另外一只(姐弟乱欲)手死死的抓住了他的拳头。

  然后越捏越紧,手上的青筋都爆了起来。

  李强的舅舅被他捏着拳头动弹不得,吃痛的伸腿想要踹老吴的下身。

  没成想老吴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家伙的小心思,一腿便用力的踹在了他的膝盖上。

  他整个人痛得倒了下来,老吴也甩开了他的手,另一边的女人还在嗷嗷惨叫着。

  老吴脸上露出厌烦的表情,不耐烦的把她的手甩开了。

  “你们再没完没了的找李芬的麻烦,下次就不是这样的教训了,听到没有?还不给我滚?”老吴愤怒的呵斥道。

  李强的爸爸站在远处,听到老吴大声的呵斥吓得急忙躲了起来。

  老吴也懒得再理他们,转身把蹲在地上护着童童的李芬拉了起来,然后抱起童童就准备离开。

  “李芬你个贱人,你别以为你现在找了个老男人护着我们就怕了你吗?你们娘俩迟早还是会回来的。

  ”坐在地上的女人不甘心的说道。

  “说什么?叫你滚没听到吗?”老吴转头对着地上的两个人吼了起来。

  两个人被吓得话都不敢再吭一声,连滚带爬的离开了他们的视线。

  几人走后,老吴一句话都不说,拉着李芬的手就往大马路上走去,很快就上了一辆出租车。

  一路上,坐在前排的他一句话都没有对李芬说。

  李芬也沉默的看着外面的景色从眼前掠过。

  身旁的童童也因为太累的原因,趴在李芬的腿上睡了过去。

  夜幕降临,几人回到了家里,进门的一瞬间李芬感觉全身的防备都放松了一样,疲惫的往沙发上躺去。

  老吴抱着还在熟睡的童童走进房间内,把他放在床上,盖上了被子。

  他从房内走了出来,看着慢慢爬起来坐到沙发上的李芬便走了过去,抱住她,轻声问道:“芬儿,怎么了?还在因为今天的事情烦恼吗?你别担心,我会帮你处理好一切。

  ”李芬却抬起一张嫩白的脸蛋,指着饭桌诧异的说道:“老吴,你看桌子上,早上做的早餐,晶晶怎么动都没动。

  ”他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过去,才发现桌子的东西动都没动过,还好好的摆在原地。

  李芬拉开他的手站了起来,一边往晶晶的房间走去,一边叫道:“晶晶,你在家吗?晶晶?”叫了好久,里面一点动静都没有,她忍不住伸手过去扭门把手。

  结果竟然发现房间被锁了起来,怎么开都开不了。

  李芬转身就去找备用钥匙,老吴也觉得有点纳闷,拿出手机拨了晶晶的电话。

  很快,一阵电话铃声从她房间里传了出来,看来手机还在房间里,人多半也在那里了。

  “老婆,备用钥匙给我。

  ”他挂掉电话,从她手里拿过备用钥匙,着急的说道。

  他从昨天晚上开始就觉得晶晶不对劲了,现在在外面叫她又没反应,电话声又是从房里传出来的,越想越觉得不安。

  

回到房间后,我才知道刚才的决定是多么的错误,依稀可闻的低.吟声,再次时断时续的传了过来,伴随着这种声音,刚才门缝里看到的画面立即浮现在我的脑海,即使到了下半夜,上面已经结束了,那种声音仿佛仍然缭绕在我的耳畔。

  折磨人啊!这一晚上,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

  早上精神有些萎靡的我顶着两个黑眼圈出了房间。

  客厅里,吴敏早就起来了,可能是昨晚上玩的很愉快的缘故,她的气色很好,我没看到柳青瑶,可能是早已经离开了。

  “昨晚上没睡好吗?”吴敏慵懒的坐在沙发上问。

  居然关心起我来了,她的话让我心头一暖,“谢谢。

  ”“你别多想,我的关心……你懂的。

  ”吴敏冷冷的望了我一眼,神情十分不屑。

  显然我是有些自作多情了,她不是关心我,而是关心我这具要借种的身体,也许在她眼里,从我签订协议那一刻起,我只是被她是她买来借种的工具罢了。

  这让我原本昨晚上偷.窥她好事的歉疚心一下就烟消云散了,随即我也冷冷的回道,“刚换地方睡不好。

  ”吴敏听到我的话后柳眉一皱,脸色也更加冰冷,仿佛挂了三层寒霜,“哼,我告诉你,这段时间你最好将身体调理好,不然到时候你不但拿到的钱要退回来,还得赔偿我们三百万!”我瞥了一眼吴敏,心里冷哼,钱早被我寄回家给老爸看病了,至于赔偿这话我全当听屁话了,卖了我都不值那么多。

  再说就是不为了钱,为了能跟你干借种那件事,我也会不遗余力的。

  想到这里,昨晚上门缝里看到的那一幕再次出现我的脑海,隐约有些期待夜晚和柳青瑶的到来,而且再看吴敏的时候,仿佛两只眼已经有了透视功能,隔着宽松的睡袍,看到了那对无双的玲珑塔……我只是看了吴敏一眼,怕露馅,没敢多看,这娘们的眼睛毒着呢。

  正好这时候霍小燕的早饭也准备好了,一晚上没睡,我也饿的不轻,狼吞虎咽的吃了一些之后我就回房间补觉了。

  一方面确实有些困,另一方面也为晚上可能会出现的那种好事做准备,这叫有备无患。

  这一觉,我直接睡到天黑,午饭也没出来吃。

  直到晚饭的时候出来时,正好看到霍小燕嘟着嘴,一脸不忿的看着我。

  我知道这是因为中午的时候,她砸了半天门我理都没理,心生怨恨了。

  对于吴敏的这个眼线,我很不待见,反正不是一路人,我也没必要热脸贴她的冷屁股。

  晚饭还是只有我和霍小燕吃的,吴敏也不知道有工作还是出去玩,总 之两天了都是白天出去。

  吃饭的时候,霍小燕几次想找我搭茬,我都没理她。

  我估摸着这一天,给她闷的也不轻。

  至于她,一个人对着这么大房子,冷冷清清的说不闷那是鬼话。

  谁叫她昨天对我还爱理不理的,就得想办法治治她。

  晚饭过后,我在客厅看了一会电视,吴敏和柳青瑶就回来了,两个人脸色发红,甚至柳青瑶的眼睛也是红红的,走路还打着拐,看起来应该是去喝酒了,而且喝的还不少。

  吴敏只是轻描淡写的看了我一眼,就扶着柳青瑶上楼了。

  而我也直接关了电视回了房间。

  期待的好戏并没有上演,估计两个人都喝的不少,玩不起来了,随后我也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还是老样子,我出来的时候,柳青瑶已经离开了,而吴敏还是坐在客厅里拿着一个迷你的补妆镜照来照去,不过我敏锐的发现,今天吴敏的气色是不如昨天的,看起来女人就是应该多多滋润。

  老公不行,只能做拉拉,在这方面吴敏应该算是可怜的,可为啥明明那方面是饥.渴的,却又连续两天没让我去侍寝?早饭过后,吴敏又要出门,我叫住她,嘴里说道,“一天到晚都在别墅里憋(女同学被下药晚上教室)着,我想出去走走。

  ”吴敏眉头一皱,冷声说道,“协议上写的明白,在结束之前你不能离开别墅。

  ”我的眉头也拧了起来,在来之前我已经做好了被软禁的准备,可吴敏的态度让我心里很不舒服,她越是这么说,我越是要出去!“一直闷在这里,我心情不好,精神状态也不会好!”我目光盯着吴敏,有些倔强的说道。

  这个借口我早就想好了,我估摸着这应该是吴敏的软肋,虽然她已经付了钱,可没借种成功以前,还是有求于我的。

  吴敏盯着眼睛,而我也寸步不让的看着她,尤其是那倔强的神色,终于令吴敏动摇了,“出去可以,不过得让小燕跟着你!”我心里暗骂,这个霍小燕果然是吴敏找来的眼线,不过即使知道我也没有拒绝的理由了,旋即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吴敏随后跟霍小燕吩咐一声,然后就直接离开了别墅。

  吴敏前脚刚走,我就听到霍小燕兴奋的叫声,我这扭头一看,这小浪蹄子竟然兴奋的一蹦老高。

  “别鬼叫了,赶紧走吧!”我脸色有些难看,本来打算自己出去放松一下,顺便让霍小燕在别墅里独守空房,空虚寂寞冷来着,没想到反而成全了她,这算不算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霍小燕白了我一眼,出奇的竟然给我露出一个迷人的微笑,“你先等等我,我换件衣服。

  ”说完,也不管我同不同意,扭头就冲回了自己的卧室。

  妈的,女人就是事多!没让我等太久,霍小燕就出来了,我这一看,竟然有种眼前一亮的感觉。

  霍小燕换了一身白色的连衣裙,短袖、裙摆过膝,束腰束胸,虽然个子不高,可竟然给人一种亭亭玉立的感觉,尤其是束胸以后,那里竟然高高的两.团十分明显,我砸吧砸吧嘴,没想到这小浪蹄子还颇有规模啊,先前竟然给忽视了。

  “走吧!”霍小燕蹦蹦跳跳的来到我面前。

  我嘴角抽了抽,没想到这小奸细还有这么可爱的一面,想想也是,毕竟霍小燕也才二十多岁,正好出于那种活泼好动的年纪,在别墅里憋了一天多,真是憋坏了。

  “行,不过先说好,出去以后听我的,我说去哪就去哪!”这可不是陪女朋友逛街,先搞定主次才是最重要的。

  霍小燕想也没想就答应了,在她看来能出去一趟就不错了,她哪还敢挑肥拣瘦?惹急了我,再去睡一天,让她孤独到死!这片别墅区是依泰河而建,几百米外就是泰河大堤,大堤的两.岸则已经被开发成了湿地公园。

  在滨海这座缺少旅游景点的地方,这里也算是别致了!“我们去哪?”霍小燕像小尾巴一样跟在我身后,欢快的像只小鸟,不时的惹来旁边行人的目光,连带着我也受到了几份目光的注视。

  他们不会是以为小奸细是我女朋友吧?我扭头看了一眼霍小燕,摸了摸鼻子,还真颇有种郎才女貌的感觉。

  我是刚毕业的穷屌丝,她是一个小保姆,整个一门当户对!想到这里我不由得摸了摸额头,这都哪跟哪啊!“我要去游泳,你会吗?”我甩甩脑袋,将脑子里那些滑稽的念头抛开,嘴里不咸不淡的说道。

  这霍小燕毕竟跟我不是一路人,我也没必要迁就她。

  “不会!”霍小燕脸色尴尬,一只小手攥着裙角说道。

  “不会的话,你就在旁边看着!”“那人家也想游泳怎么办?”霍小燕低眉顺眼的看着我,目光和说话的语气中,满满的楚楚可怜。

  乖乖,这小奸细竟然还会跟我撒娇,早干嘛去了!“到了地方再说吧!”在她可怜兮兮的目光中,我很快败下阵来。

  不得不说女人装可怜的目光杀伤力是巨大的,无怪乎多少英雄不爱江山爱美人,那是禁不住诱.惑啊!湿地公园那片是有一个水上乐园的,虽说有收门票,不过也不贵也就十几块的样子,在读大学的时候,每逢夏天我们有空就会去那里玩玩。

  在那里玩,一来可以避暑,二来也能饱一下眼福,毕竟那里也有很多美女去玩的。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7123.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2818.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4482.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7515.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185.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4080.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1798.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50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