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xhamster,新手必看

雪梅迫不及待的把裤子脱下来,那神秘的景色便顿时完全暴露在了陈壮的眼前。

  陈壮的呼吸一下子都有些急促,看着雪梅嫂子的模样,心里又紧张又兴奋。

  这就是女人最美的地方啊!无数个寂寞的深夜里,自己脑子里想的,就是能看到女人最美的地方,没想到今天终于要梦想成真了!陈壮按耐不住,一下子扑了上去,雪梅又好气又好笑的说:“傻子,你倒是把裤子脱了呀!”陈壮这才回过神来,雪梅嫂子的裤子虽然脱了,可自己的裤衩还在自己的身上挂着呢。

  尴尬之余,陈壮哆嗦着手,伸向雪梅嫂子的上衣,嘴里结结巴巴的说:“雪梅嫂子,我想……我想……”雪梅焦急的问:“傻子,你想啥你跟嫂子说呀!”陈壮红着脸说:“嫂子,我想……我想先看看你的胸……”雪梅嫂子娇笑一声,道:“你想看哪儿嫂子都给你看!”说完,雪梅嫂子双手交叉,将自己上身的衣服连着里面的肚兜一口气都脱了下来。

  陈壮看的直吞口水,这时,雪梅冲陈壮招了招手,说:“来,壮子,你先用手揉一揉。

  ”陈壮急忙把手覆盖在了那两团柔软上,那一瞬间只觉得弹性十足。

  如此完美的手感,让陈壮激动的想大吼一声,手里的力道也不由加大了几分。

  雪梅嫂子微微皱着眉头,轻轻哼哼道:“嗯……壮子……别那么用力,稍微轻一点。

  ”陈壮听话照做,雪梅嫂子的眉头立刻就舒展开来,满脸享受。

  陈壮抚摸片刻,趴在雪梅嫂子身上,盯着那儿,对雪梅嫂子说:“嫂子,我能尝尝吗?”雪梅嫂子说:“这有啥好尝的,嫂子又没有奶水给你喝。

  ”陈壮说:“那我也想尝一尝……”雪梅嫂子一脸纵容的说道:“行,让你尝,来,你先尝,再你自己慢慢发挥。

  ”陈壮听话的凑上前来。

  “嗯……壮子,对,就是这样,啊……”雪梅浑身哆嗦了一下,然后长长的叫出了一声。

  陈壮停下了动作,抬头看着雪梅,问道:“雪梅嫂子,你咋了?不舒服吗?”“别停,嫂子是太舒服了。

  ”雪梅把陈壮的头又按回到了胸前,同时把陈壮的上衣也解开扔到了一旁。

  陈壮吃够了,就开始一路向下,来到雪梅嫂子那没有一丝赘肉的小腹,然后是曲线优美的腰胯、修长嫩白的美腿……这让陈壮感觉有些口干舌燥。

  雪梅已经快受不了了,伸手脱掉了陈壮的裤衩。

  雪梅第一次实打实看见陈壮那儿,吓的惊呼一声。

  “嫂子,你咋啦?”听见雪梅惊呼,陈壮急忙关切的问了一句。

  雪梅嫂子回过神来,急忙说道:“没咋没咋!嫂子是被你给吓着了,你这么有真材实料,嫂子以后可有福了……”说完,她抬起头来,媚眼如丝的看着陈壮,声音无比酥麻的说:“壮子,嫂子受不了了,你快开始吧!快和嫂子开始吧!”雪梅说着,已经躺正了身体等待着……雪梅的许久未有了,疼得她猛地抓紧了陈壮的手臂,死死压低着声音呼喊道:“壮子,你这家伙,嫂子都快承受不住了!”陈壮急忙关切的问:“嫂子,是受不了吗?要不我不来了?”“别别!”雪梅急忙抱紧他的腰,脱口道:“嫂子只是太久没有了,一下子没适应,你先慢慢开始,让嫂子适应一下……”陈壮听话的开始,雪梅立刻感觉不一样的感觉,就好像是触电一般,随后她的身体不断的抽搐了几下,发出声音,然后如同一滩烂泥般瘫在了炕上。

  陈壮只是刚开始,雪梅就完了,虽然身体瘫软了,但她的心里,已经被满满的幸福填充。

  “雪梅嫂子,你咋了?”陈壮没敢动弹,着急得问道。

  “嫂子上天了,魂儿都要丢了。

  ”雪梅柔柔的说道:“壮子,你别停,继续吧,嫂子还想再舒服呢……”听见雪梅嫂子的话,陈壮急忙快速的开始。

  雪梅就好像完全被陈壮所支配,而且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舒服……陈壮被雪梅的声音刺激,感觉她好像是为自己吹响了冲锋号,所以也越来越卖力。

  看着雪梅嫂子,不由得越来越努力,陈壮感觉开心极了。

  雪梅在这种冲击下,早已经是浑身上下舒服的像是每一个毛孔都要张开,她此刻已经爱死了这个身强力壮的陈壮,活了二十来年,她这才真正品尝到做女人的滋味!正当两人激战正酣的时候,漆黑的院外墙边,赵铁柱猫着腰、听着屋里发出的激战声,心里仿佛打翻了五味瓶。

  自己满足不了自己老婆,别人却把自己老婆满足的死去活来,这种感觉让赵铁柱心里特别难受。

  可是,这种难受很快就被仇恨代替。

  眼下,只要杀了马来财那个王八蛋,自己就能解脱了!想到这儿,赵铁柱站起身来,朝着马来财家里走去,在动手之前,他要做足准备。

  马来财家有钱有势,盖得是村里最漂亮的二层小楼,而且连外面的墙上都贴满了瓷砖,院子里铺的也是平整的水泥地,比其他村民家真是好得没影了。

  赵铁柱轻手轻脚的来到马来财家的一楼外墙,悄没声的搬了几块砖垫在墙角,才勉强够到高高的窗户。

  他不止一次偷窥马来财家了,早就知道马来财家的房间分配,一楼最大的卧室,住的是马来财和他二婚老婆柳凤娇,偏房住的是他老娘,二楼住的,是马来财的闺女马玉倩。

  赵铁柱探头看向马来财的卧室,刚好看见柳凤娇光着身子站在镜子前,用干净的毛巾正擦着湿漉漉的头发。

  “看来这骚娘们刚洗完澡……”赵铁柱盯着柳凤娇看了半天,心里冷哼道:“这个骚娘们都他妈成这样了,一看就是欲望很强的那种女人。

  ”柳凤娇一边哼着流行歌曲,一边擦着头发,看着镜中自己性感的身材和曲线,心里沾沾自喜,不过在看到自己那儿时,忍不住也有些烦躁。

  这时,马来财光着屁股、挺着大肚子进了卧室,头发也一样湿着,嘴里还叼着一支烟卷。

  “来财,你啥时候去城里啊?”柳凤娇见他进来,开口问了一声。

  马来财喷了一口烟说:“过两天去跑动跑动关系,咋啦,有啥事?”柳凤娇说:“我想去市里买点东西,我听人说,市里有卖那种护理膏的,可以让颜色变浅一点。

  ”马来财猥琐的嘿嘿一笑,走到跟前打量着她的柔软,笑问道:“咋啦?嫌它颜色不好看?”“废话嘛这不是。

  ”柳凤娇不满的说:“也不知道咋回事,都成这样了。

  ”马来财上去摸了一把,咧着嘴笑道:“我觉得这样的挺好啊!一看见你这这样的,我就控制不住我自己。

  ”柳凤娇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你啥口味,人家都喜欢好看的,你偏喜欢这样的。

  ”马来财点点头,凑到跟前低声说:“我不光喜欢这样的,还喜欢睡这样的。

  ”说完,他来到柳凤娇身后,也不管柳凤娇有没有做好准备,提起那东西就准备开始。

  柳凤娇表情几乎看不到什么变化,马来财那东西太不值一提了,完全没什么感觉。

  可是,马来财一点也没意识到自己弱的不行,一边动,一边在嘴里骂骂咧咧:“老子今天就让你尝尝男人的滋味……”刚说完,马来财身体抽搐一阵,动作也就停了下来。

  柳凤娇头也不回,面无表情的问道:“完事儿啦?”马来财点点头,嘿嘿一笑:“完事了,舒不舒服?”(是男人就把她搞大)柳凤娇没搭理他,心里暗道:“我舒服你奶奶个腿!前后也就三十秒不到,完全没感觉,你这家伙就完事了,真他妈的废物!”这边,陈壮还在和雪梅嫂子进行着天人交战。

  陈壮也在这巨大的快乐中达到了巅峰,他抱住雪梅嫂子,低吼道:“嫂子,我来了……”雪梅嫂子紧抱陈壮,兴奋的喊道:“壮子,来吧,快来吧!”最后时刻,二人同时快乐。

  雪梅嫂子死死抱住他,幸福的说:“壮子,你太厉害了,嫂子都快晕过去了……”陈壮嘿嘿一笑,说:“嫂子,我也感觉自己好像不一样了,感觉实在是太舒服了……”雪梅嫂子轻声道:“壮子,以后嫂子就是你的人了,你什么时候想要,嫂子都给你。

  ”陈壮摸着雪梅嫂子,笑着说道:“嫂子,我现在就想……”雪梅忽然惊呼一声,感觉陈壮再次有了反应。

  她满脸惊讶、满心欢喜的说:“你这小子属驴的吗?这么快就有精神了?”陈壮腼腆的笑道:“主要是嫂子你太美了,我忍不住……”雪梅嫂子心里欢喜的不得了,真没想到陈壮的竟然这么强,这可真是……于是她急忙抱着陈壮,声音抑制不住高兴的说:“那就快来吧,壮子……”随后,两人再次继续。

  这一夜,两人完全忘了赵铁柱,也不知道赵铁柱回来没有、几时回来的,前前后后回来了几次,一直到后半夜,雪梅实在困了,两人才相拥着沉沉睡去。

  对雪梅来说,陈壮今夜的举动,她的身心都在这一夜被陈壮彻底俘获。

  而陈壮,也终于体会到了做男人的快乐,雪梅嫂子对自己毫无保留,他心里不仅喜欢,还格外感动,一心只想好好对雪梅嫂子,给她幸福。

  ……第二天,陈壮醒来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了。

  身边雪梅嫂子还在沉睡,陈壮看着她那诱人的模样,那东西又开始有反应了。

  他小心分开雪梅嫂子的腿,轻车熟路的找到昨天那寻欢作乐的地。

  雪梅嫂子正在熟睡,忽然一下被陈壮惊扰,惊的一下子就醒了过来,扭头一看是陈壮,顿时娇声嗔道:“壮子,你这一大早是要干啥呀……”“睡你呀嫂子……”经过昨晚的快乐,陈壮早就没了那份羞涩,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坏坏的挑逗。

  雪梅嫂子一边享受着这特殊的“唤醒服务”,一边娇喘着说:“壮子,嫂子昨天让你折腾一宿,身上一点劲儿都没有了,你还不放过嫂子……”陈壮说:“嫂子,你不是一年多没有了,壮子得好好对你……”雪梅嫂子娇羞的点点头,屁股抬了抬,口中道:“那就快来子……”两人再度开始,外面的赵铁柱一边听着里面的动静,一边给两人准备午饭。

  昨晚他听了一夜,也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动静。

  当陈壮停止的时候,雪梅嫂子已经彻底筋疲力竭了。

  赵铁柱听着里面的动静偃旗息鼓,便过来敲了敲门,说:“壮子,媳妇,起床吃饭了,这会儿都十二点多了。

  ”“啊?十二点多啦?”陈壮吓了一跳,没想到自己这一觉竟然睡了这么久,而且还是在赵铁柱的床上,于是急忙拍了拍雪梅嫂子挺翘的臀部,说:“嫂子,起床吃饭了。

  ”雪梅嫂子点点头,起身帮着陈壮穿衣服,自己便随手套了条碎花裙子,也没穿内衣,便跟着陈壮一起走了出来。

  赵铁柱看见两人,急忙招呼道:“来,赶紧吃饭吧,忙了一宿肯定也饿了。

  ”雪梅看着自己丈夫,回想自己跟一个不是自己丈夫的男人做了一晚,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有些不好意思,也有一点愧疚,更多的,竟然是一种无法言喻的刺激。

  陈壮在赵铁柱家吃完了午饭,便起身对两人说:“铁柱哥、雪梅嫂子,我先回去了,下午还要进山打猎。

  ”雪梅嫂子眼里满是不舍,想问他啥时候再来,可碍于老公在身边,也不好开口。

  倒是赵铁柱开口说道:“壮子,你嫂子现在名份上还是我的老婆,所以你俩要是还想,就到我家来,不能让你嫂子到你那去,不然村里人看见要说闲话的。

  ”陈壮心下一喜,急忙点了点头,道:“我知道了铁柱哥,那我晚上还来。

  ”雪梅嫂子心下一喜,压抑着内心的激荡,说:“壮子,晚上早点来。

  ”虽说陈壮昨晚在雪梅嫂子身上耗费了不少体力,但他还是觉得浑身上下都是使不完的劲儿。

  陈壮回家之后,把老爹留下的三连弩翻了出来,准备上山打点野味,正要出门,便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

  “壮子,壮子!”回头一看,马来财的女儿马玉倩,正满头大汗的朝自己跑来。

  马玉倩穿着一身特别洋气的运动服,养眼至极。

  眼看马玉倩到了跟前,陈壮问道:“玉倩啊,你找我有事?”说话时,眼神扫过马玉倩的胸口,发现和雪梅嫂子比起来,马玉倩的胸并算不大,但是却有一种别样的风情,显得很是可爱。

  跟雪梅嫂子睡过以后,陈壮对这种事算是食髓知味,这才一回来,就立刻又想了。

  陈壮看着她那一对丰满,以及一双长腿,心里暗忖,马玉倩这么乖巧的姑娘,应该还是个雏儿吧?不知道睡起来的话,会是什么滋味。

  马玉倩的身子又这么苗条,腰这么细,自己要是能握着她的腰……那还不得舒服翻天?马玉倩没有注意陈壮的眼神,擦了一把汗,才说道:“壮子,我来找你帮个忙,村里卫生所的病床太老了,掉了好几块板,想问问你有没有时间,帮我补一下……”“没问题,交给我吧。

  ”陈壮拍着胸脯答应了下来,对马玉倩的印象又好了几分。

  马玉倩不但是高材生,而且还又是从城里回来的,按说这样的人都眼高于顶。

  可没想到,她不但学历高、长得美,心地也善良,处处为大家着想,要是谁能把她娶回家,那真是太有福气了。

  两人一起去卫生所的路上,陈壮陈壮忍不住问她:“玉倩,城市里那么好,你为啥要回来啊?”马玉倩笑道:“咱们村一直缺个真正的医生,乡亲们看病太不方便,所以我就回来了。

  ”陈壮点点头,继续问道:“玉倩,你都已经在城市里生活过了,以后要是搞对象的话,肯定也不愿意找村子里的吧?”马玉倩笑着问他:“你问这干啥?要给我介绍对象啊?”“没没没。

  ”陈壮急忙摆了摆手,说:“我就是好奇问一嘴。

  ”马玉倩便随口说道:“找对象的话,找城里的还是村里的也不一定哦,对我来说,只要人好,有上进心就行,是不是村子里或者城市里的人,这些都不重要。

  ”陈壮有些惊讶的看着马玉倩,见她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心里不由得暗忖,这么说来,我也不是没可能喽?小时候玩过家家,马玉倩没少给自己当新媳妇,这长大了,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一亲芳泽?两人一边聊着,已经来到了卫生所。

  陈壮看了看破旧的床,又拿起马玉倩准备好的木板,看了几眼,说道:“玉倩,这木材有点薄,我得在底下再加固一下。

  ”“行,你看着来吧,我给你倒点水喝。

  ”马玉倩说完,便扭着紧翘的小屁股进了卫生所。

  在村子里的人,木匠活大都会一些,陈壮也不例外,拿起锤子和锯子便开了工。

  片刻后,马玉倩转身拿着水出来,弯腰给陈壮递水,笑眯眯的说:“壮子,来,喝杯水!我这没一次性杯子,你就凑合用我的吧,别嫌弃我就行。

  ”陈壮一抬头,便透过马玉倩的衣领,看到了她衣服里面的风光,就连她带的内衣,好像都是那种特别时尚的款式。

  只可惜这风景一闪即逝,让陈壮意犹未尽。

  他急忙结果马玉倩递来的水杯,笑着说道:“玉倩你可真会说笑,我怎么会嫌弃你呢,你别嫌弃我这个大老粗才是真的。

  ”“怎么会呢!”马玉倩一脸认真的说:“你一点也不粗,咱村的年轻人就属你最聪明。

  ”陈壮用马玉倩的杯子喝了一口水,递还给马玉倩的时候,鬼使神差的说了一句:“玉倩,咱俩这算不算是间接接吻啊?”马玉倩一下子羞红了脸,啐道:“瞎说什么呢……”陈壮觉得马玉倩红着脸的模样格外可爱,就像是熟透了的苹果,让人恨不得上去咬一口。

  马玉倩从小就对陈壮很有好感,不知怎的,她一直觉得陈壮身上就是有股子非常吸引自己的气质。

  出去上了好几年学,马玉倩见多了外面的男人,也还是觉得陈壮跟外面那些油嘴滑舌的男人不一样。

  他的一切都让自己感觉那么真实,就连他身上那淡淡的汗液味道,都让自己觉得有些晕眩……陈壮虽然很想跟马玉倩这样的漂亮姑娘调调情,但时间仓促,他也就暂时打消这个念头,专心干活。

  马玉倩在一旁看着陈壮的汗珠滴滴答答掉在地上,便下意识的掏出自己的手帕,亲手替他把汗珠擦去。

  马玉倩看着他认真干活的侧脸,越看越觉得顺眼,这小子要是换一身行头放在大城市,妥妥的大帅哥一枚,而且还是身材健硕、肌肉感十足的帅哥,不知道会吸引多少小姑娘。

  “壮子干活又踏实,人长得也不错,倒是个好男人的胚子。

  ”马玉倩心里想着,涌上一股羞赧。

  眼看陈壮的汗都要连成线了,马玉倩连忙又掏出手绢,去帮陈壮擦去脸上的汗。

  嫩滑的手指划过脸颊,让陈壮感觉十分受用,虽然隔着一层布,但是那种触感还是很美妙。

  弄好床之后,陈壮长出一口气,道:“玉倩,床修好了,你先用着,有问题我再来给你弄,不过我还得进山打猎,得先走了。

  ”

 停了下来,他转过头去,看向远处另外一条偏僻的山路,刚刚他看到了几个影子从那里快速冲过去,要是以前可能注意不到,随着修炼本源道经,视力也变好了。

    如果只是人的话,他不会注意,关键是看到了一个大麻袋,以及他们鬼鬼祟祟的样子,林晓东心中升起一丝疑惑。

    朝着那着那个(女同学上课摸下面让我)方向走了过去,走过山的转角后,看到了三个人大汉,其中一个背着一个很大的麻袋,里面不知道装的什么。

    几人鬼鬼祟祟的,不时的往四周看,生怕被别人发现了。

    林晓东找个东西躲了起来,他觉得事情不太对,那几个人他认识,其中一个叫郭正明,是村子里的恶霸,有他出现的地方肯定没什么好事。

    想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林晓东悄悄地跟在他们的身后。

    一路尾随,林晓东小心的跟着他们,很快他们三个人就停了下来,看到四周没人,便进了不远处的屋子里。

    看到这个毛房子,林晓东心中疑惑,这是光棍刘老实,按道理刘老实不可能跟这些个恶霸混在一起呀。

    没有多想,林晓东立马靠近了过去,来到屋子外面,偷听里面的动静。

    本源道经就是好,五官全面增强,里面的细微动静都听的一清二楚。

    “咯,这是你要的货。

  ”这是郭正明的声音,似乎在谈生意一样的。

    “我看看,等下给你钱。

  ”刘老实的声音响起,声音中明显十分的激动。

    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刘老实的惊喜的一直感叹,好像十分的满意。

    林晓东听的疑惑,他们在交易什么东西。

    在屋子周围找了一圈,他找到一个窗户,虽然是关着的,但是通过细小的狭缝还是可以看到里面。

    目光看进屋子里,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了林晓东一跳。

    在那个麻袋里面,居然是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人,不过此时的她是被迷晕了,躺在地上,没有动静。

    看到这个,林晓东一下子就明白了过来,感情这几个玩意在绑架贩卖人口呀,胆子真是不小。

    这刘老实取不到媳妇居然打起了这样地主意,还真看不出呀。

    刘老实看到麻袋里的女人,十分的满意,要模样有模样,要身材有身材,果断的把钱拿了出来。

    “给你。

  ”  郭正明兴奋的接过钱,摸了摸厚度,十分的满意。

    房子外的林晓东站了起来,一桩肮脏的交易就发生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今天他们运气不好,碰到他了。

    林晓东直接一脚踢开了紧锁的房子们,一步跨了进去。

    巨大的动静让屋子里面的几个人立马受惊了一样的看向门口,这可不是什么能见光的交易。

    “我说,你们几个做这么缺德的事,也不怕遭雷劈呀。

  ”林晓东看了一眼地上昏迷的女子,说。

    看到林晓东一个人,郭正明三人对视了一眼。

    “跟你有关系吗?林晓东,你老老实实回去教你的书,少在这里多管闲事。

  ”郭正明语气不善的说:“最好他妈别给我多嘴。

  ”  笑了笑,林晓东说:“遵纪守法,人人有责,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可不要一错再错呀。

  ”  “赶紧滚,否则……”郭正明威胁道。

    郭正明挥了挥手,其他两个人将麻袋又拉了起来,想要放到里间去。

    林晓东踏前一步,但是立马被郭正明给拦了下来:“还不走?想要逞英雄?既然被你看见了,今天,你也别想走了。

  ”  郭正明眼神一狠,操着一个棍子,一棒子飞速的朝着林晓东砸了过去。

    刘老实在一旁还是很害怕的,这种事情被发现了,他是很慌的,看到郭正明下手打人了,更加的慌了,不知道怎么办。

    林晓东嘴角微微翘起,正好拿你们练练手,这些天修炼了本源道经,都还没机会发挥呢。

    看着迅速砸来的棍子,林晓东身体微微一偏,轻松的躲避了过去,紧接着反手就是一拳,打在郭正明的下巴上。

    下一刻,郭振明的嘴巴就悲剧了。

    林晓东虽然没有用全力,但是这一拳,直接把郭正明的下巴给打脱臼了,不仅如此,牙齿都掉了两颗,血一下子就流了出来,满嘴都是血,有些吓人。

    郭正明倒在了地上,双手捂住嘴巴,痛苦的呜咽叫着。

    看了看自己的拳头,林晓东有些惊讶。

    另两个没想到刚转身郭正明就倒了,赶紧放下麻袋,来到郭正明身边,扶起他。

    恰好在这个时候,麻袋突然自己动了,里面的女子醒了过来,自己挣扎着弄开了麻袋口,林晓东看到了。

    此时,郭正明仇恨的目光看着林晓东,让他们两个一起上。

    两人对视一眼,毫不犹豫的冲了过去,两人同时夹击,一般人不可能挡的过。

    可林晓东不是一般人呀,他根本就不躲,轻松的接住了他们两人的拳头,并且抓住,轻轻一捏,两声惨叫声立马在屋子里响了起来。

    “啊啊”  刚挣脱开麻袋的女子看到这么暴力的一幕,顿时惊呼出声,惊恐的看着自己周围的环境,不知所措。

    解决了这两货,林晓东目光再次看向郭正明。

    郭正明惊呆了,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林晓东,这什么战斗力。

    见林晓东的目光看过来,郭正明有些害怕的后退了两步。

    郭正明忽然看到了在他旁边惊呼的女子,都顾不上疼痛的下巴了,从后腰抽出了一把小刀,一步跨到了她的身边,把刀架在了女子的脖子上。

    “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可就杀了她。

  ”郭正明色厉内荏的威胁道。

    女子又是一声惊叫,脸上充满了惊恐和迷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就这么被一把刀架在了脖子上。

    林晓东顿了顿,停了下来,看了女子一眼,虽然他觉得郭正明不敢这么轻易的杀人,但是万一急了,所以他也不敢贸然行动,害了别人。

    女子看向林晓东,刚刚这个男人的战斗力她看到了,所以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他的身上了。

    “郭正明,别一错再错了,要是杀了人,你这辈子就完了。

  ”林晓东站在原地,苦口婆心。

    郭正明才不管这些呢,看到林晓东不敢动了,内心慢慢地恢复了原本的狠心,刀锋在女子的脖子上比划了两下。

    “你别动,要是敢动,我立马杀了她。

  ”  他的两个手下站了起来,在郭正明的示意下抓住了林晓东的双手,林晓东面不改色的一动不动,任由他们摆布。

    挑了挑眉,林晓东看到郭正明后面惊慌的一句话都不敢说的刘老实,突然说道:“喂,刘老实,你想要干什么?”  听到他的话,郭正明立马警惕的看向身后。

    在郭正明转头的一刹那,林晓东嘴角微微翘起,双手双脚瞬间发力,一下子甩开了钳制住他的两个人,下个瞬间出现在了郭正明的面前。

    意识到别骗,郭正明就想要动刀,但是已经晚了,林晓东抓住了他的手腕,用力一掰,刀就掉落在了地上,另一只手搂住女子纤细柔软的腰肢,带到自己的身边。

    没想到郭正明的反应相当的快,另一只手居然抓住了掉落的刀刃,往上一挑,直逼他的心脏。

    还好林晓东的反应快,躲开了,不过依旧划伤了手臂,吃痛的一脚踹在郭正明的身上,没有留手的一脚直接将郭正明踹出老远,砸在墙上,站都站不起来了。

    “妈的。

  ”林晓东暗骂一声,太大意了,身手还有待提升。

    女子惊慌中抱紧了林晓东,当站稳了之后,才有些后怕的睁开了眼,看到了现在的情况。

    郭正明的两个手下跑到他身边,扶都扶不起,他感觉身体都要裂开了:这特么什么怪力。

    “给我滚。

  ”林晓东冷声道,既然女子没事了,他也没必要和郭正明他们计较,在这么个偏僻的村子里,报警是没用的,警察来黄瓜菜都凉了。

    郭正明的两个手下背着他赶紧跑了。

    他们走了之后,林晓东放开了怀中的女子,看着自己流血的手臂,伤口还挺深的。

    “你受伤了。

  ”女子情绪稳定了下来,看到林晓东的伤口,主动上来要帮他包扎。

    没绷带?女子把自己的裙摆给撕了,她的裙子材质很好,比绷带强多了。

    止血后包扎后,女子笑着说:“好了。

  ”  之前还没仔细看,现在近距离观察下,林晓东发现这女子确实挺漂亮的,笑起来格外好看。

    “谢了。

  ”林晓东说。

    “我还没谢谢你呢,要不是你,我都不知道我现在会被怎么样了。

  ”女子拍了拍自己的胸口,有些后怕的说。

    林晓东笑了笑,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了刘老实。

    刘老实一看到林晓东的目光,整个人向受到了惊吓一样的,整个人都弹了一下,颤抖着说:“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不该受郭正明的蛊惑,求你不要打我。

  ”  这突然的反应,让林晓东都呆了一下,和女子对视一眼,笑出声来。

    没有和刘老实计较,林晓东和她离开了这个地方,林晓东带着她去学校了。

    “看你的样子,你也不像是这附近的人,你怎么会被刚刚那群家伙给绑架了。

  ”  路上,林晓东问女子,看她的打扮,就知道是城里的人,虽然他对那些名牌什么的不怎么了解,但是从这女子的裙子的材质就知道这衣服不便宜,还有身上的气质,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闻言,女子顿了一下,随后笑了笑,说:“这件事说来话长,反正就是被人陷害了,不过我命还算好。

  ”  林晓东耸了耸肩,既然人家不愿意说,他也不会追问到底。

    “对了,我叫钱思妍。

  ”女子笑着对林晓东伸出了手,这是主动示好的意思。

    “林晓东。

  ”握了握钱思妍细腻的小手,林晓东忍不住多看了她两眼。

    说真的,在农村好久都没看到过这么有气质好看的女人了。

    “你看着也不像是农村人呀。

  ”钱思妍仔细的打量了林晓东两眼后,看到他惊讶的目光后,就知道猜对了,笑着说:“我看人很准的。

  ”  “不想待在那个地方了,换一个环境。

  ”林晓东想起那些事,深吸了一口气。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4976.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6544.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3690.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2202.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6054.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7674.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1299.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c.aspx?5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