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之谷官方商城,讓你免費操作,施展您愛愛的本領。成人用品,飛機杯,震動棒,仿真陰莖,名器倒模,助勃潤滑等。

성인 만화,新手必看

听到王松这话,杨婶的美丽脸上也是露出了一抹挣扎之色,她摇了摇头,心下也是无奈,原本她还真想和王松折腾捣鼓一番,可是,临到最后一步的时候,她的心头却忽然慌乱了起来!她一直都只和自己丈夫干过那事儿,现在却要和王松倒腾,她的心里一时着实有些接受不了,更何况……现在她女儿还躺在旁边的呢。

  看着杨婶那一脸犹豫的模样,王松却一狠心,拉住杨婶的腿,就往里塞去,可是一来二去,却咋样都倒腾不了,弄的王松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着急却又无可奈何。

  这一幕被杨婶看见,她也是不由咧嘴轻笑一声,凑到王松的耳旁,压低声音说:“小松,你是不是从来没和女人折腾过啊?”王松脸庞一红,心下只觉得快要羞死了,现在都倒这一步了,自己却弄不来,这也太丢人了吧……可杨婶却并没有笑话他,一双手轻轻把弄着他那货子,又是轻声道:“小松,婶儿……婶儿以后给你成么,今天小倩在呢……”王松哪里肯依,他那货子都涨得生疼了,要是不消消火非得憋出了毛病不成……他贴着杨婶的耳边说:“那哪成呢,婶儿,你都害我憋了这么久了,现在咋能说不弄就不弄呢……”说着,他还咬了咬杨婶的耳朵,杨婶吃痒,不由娇笑了起来,伸手把着王松那地儿放到了她那白净的腿上,轻笑道:“反正那样弄是不能弄的,婶儿用其他法子给你弄出来……”说着她那腿轻轻合拢了起来,王松的身子一颤,那感觉就跟触了电似的,从脚跟到头顶,每一根汗毛,都似乎颤栗了起来……杨婶的动作很轻柔,但是这种感觉却让王松说不出来的爽快,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身子猛地一颤,终于是完了事儿,把杨婶的睡衣和被子都给弄脏了一些。

  不过杨婶倒是并不介意,拿过旁边床头柜上的纸巾擦了擦身子,就又抱着王松的身子温存了起来。

  这一晚上,俩人虽然终究没有折腾那事儿,但是在杨婶的腿上,王松却不知道弄了多少次,直到精疲力竭方才心满意足地睡去……次晨早上,王松醒来时,看看床边,杨婶和小倩却都已经不见了,只剩下了一床空荡荡的被子,他皱了皱眉,连忙爬起身来,见到屋外只有嫂子一个人在扫地收拾,他也是不由问道:“嫂子,杨婶和小倩呢,她们去哪儿了?”秦月荷抬起头来,一双美目扫了眼只穿了一条小裤的王松,眸子里泛出了一丝古怪之色:“她们回家去了啊,你咋穿这么点就出来了,别着凉了,你待会儿不是还要去干活的嘛。

  ”听见这话,王松也是反应了过来,连忙回了房去换衣服,看看时间,已经六点多了,要是不赶紧点,可就要迟到了。

  屋外响起了嫂子的声音:“早饭给你弄好了,穿好衣服就出来吃吧。

  ”王松穿好衣服,正准备出去,经过桌上的时候,忽然看见那桌子上那一张折起来的小小纸片,他眼睛一瞪,骤然一拍脑门!你爷爷的,咋把这事儿给忘了呢!王松忽然一拍脑门,眼睛也是一下子瞪大了起来!你爷爷的,咋把这事儿给忘了呢!那张纸片是乔玉儿给自己的,乔玉儿是村外那所药铺林医生乔城的孙女儿,王松干活的地方就在那所药铺,乔城药铺。

  因为王松大哥和父亲走的早,当初扶贫分自理地的时候,王松又没满十八岁,他家连块种菜的地都没,王松自然也不能像别家靠装庄稼过活,只能去村外药铺打工。

  还好当初王松上过高中,那药铺林医生就是见王松有点文化,会算数,就让他在药铺里当个算账收钱的员工,一个月六百块钱,除去生活费,倒是让王松自己还能留个一两百,攒着以后娶媳妇儿……昨天因为秦梅结婚,王松专程跟林医生请了假回来,那乔玉儿见王松请假回去,便也顺带着拜托他帮着干一件事儿。

  可是昨天事情太多,王松早就把乔玉儿交代的事儿忘得干干净净,直到此刻方才想了起来。

  他拿起桌子上的纸,往兜里一揣,也不吃早饭,飞快朝着门外跑去。

  嫂子见王松不吃早饭,也是不由皱眉喊道:“小松,你咋不吃饭呢?”王松头也不回地摆了摆手,心里只想着答应乔玉儿的事儿,说了句:“要迟到了。

  ”就飞奔出了家门……秦月荷看着那渐渐跑远的王松,心里轻啐一口,这小子,咋忙得早饭都不吃了呢?不过随即,她又是想起刚刚看见的王松那地儿,心头不由暗暗一热……这小子,倒是长大了呢……成华村的后面是一座山,山间有条河,名字叫三沟河,成华村的名字也是因此而来,此刻,王松就正朝着那条三沟(儿童智力故事)河边跑去。

  他一边跑,一边将兜里那张纸片给摸了出来,细细扫了眼纸片上画出来的一种草药画像,心头暗暗想到,他娘的,昨天早上就该来找草药的,这么大条三沟河,要是一时半会找不见可咋办,而且待会儿要是去迟到了,以乔城那老家伙的秉性,多半又要扣老子的工资了!心下着急,跑的就更快了一些,到了三沟河边,他低着身子来,在河边的青草从中飞快找寻了起来,乔玉儿画的这种草药长得很奇特,要是真的有的话,一眼就能找得到,她还特别交代过,这种草一般都长在河边的。

  就是这个!找了好半晌,王松一抬头,终于是见到那河边上的一个土堆上正长着一丛和纸上画的一模一样的草!他心下一喜,连忙爬上土堆,将那一丛草统统扯了下来,也不管这草上还沾着泥土,就往兜里揣了去。

  他娘的,这下可算能和乔玉儿交代了,不过看看太阳都已经快升上了中空,这怕是都已经中午八九点了,乔城那老家伙还不定咋骂自己呢……他转身正打算离开去乔城药铺,忽然听到远处传来了一阵古怪的声音……转过头看看,只见土堆下面不远处的河沟边上,此刻正有个女人在洗衣服……王松眉头一挑,看清楚了那背影,原来是刘某他媳妇儿宋芳芳,可是听那声音,却着实有些古怪,就和昨天在后院听到的林柔的叫声一样,分明就是女人干那事儿时候的声音,可是这张芳芳不是在洗衣服么,咋会发出这样的声音呢?王松心下古怪,蹲在土堆上面,就低头细细朝着那宋芳芳看去。

  王松低头细细看了去……这一看,却几乎让他惊掉了大牙,你爷爷的,这婆娘……这婆娘哪儿是在洗衣服,她面前确实放了一堆衣服,手里也拿着那搓衣服的棍子,可是……她手里的那棍子可压根儿就没砸在衣服上,反而是被这女人拿着往下面那地儿塞了去……王松瞪大了眼睛,几乎合不拢嘴来,那搓衣棍还能有这作用?他心头惊讶,再看那宋芳芳却是一脸享受的模样,手上不住地动作着,诱人的眼睛半开半阖,就像是下头正有个男人在倒腾她一样……王松吞了口唾沫,心下又是不觉好笑,他娘的,这骚婆娘,难不成是他家刘某那玩意儿不好使吗?还非得用这搓衣棍来倒腾……想想当初刘某总是在自己面前吹嘘他跟他老婆咋样咋样,啥一倒腾就是一大半晚上之类的,以前还让身为单身汉的王松羡慕得不得了呢。

  可是现在看看,只怕那刘某是在胡吹八蛋!王松暗暗好笑,又想逗一逗这宋芳芳,便一下子站起身来,大声喝道:“嘿!宋芳芳,你在干啥呢!”这一声吼,可把那宋芳芳给吓了一大跳,她手上的动作连忙停了下来,伸手就想要把那搓衣棍给扯出来,可谁知道这一着急,居然嵌在里头出不来了……她心头是又急又气又羞,连忙拿起一件湿漉漉的衣服就挡在了那地儿,抬头一看,见到土堆上站着的人居然是王松,她也是不由咬了咬牙,可是做这种事儿被人逮到了,终归是有些心虚,连忙低下头来又狠狠扯了一下子那搓衣棍……可谁知道,这一次扯的力气大了一点,搓衣棍虽然给扯了出来,可是那地儿却居然给弄的流血了出来……这一次,可彻底把宋芳芳给吓住了,这……这可咋办啊,感觉着那地方传来一阵阵疼痛的感觉,宋芳芳心头一急,几乎都流出了眼泪来……王松本来还在土堆上暗笑宋芳芳被自己逮了个正着,低头再看,却见到那宋芳芳的脸色有些古怪,一只手还捂着那地儿,那身子却低下去,轻轻发颤了起来。

  他眉头微皱,咋了?出了啥事儿么?他又是扯开嗓子喊了声:“喂,宋芳芳,你在干啥呢,咋不说话呢?”那宋芳芳咬紧了牙齿,一下子抬起头来,瞪着王松有气无力地喝道:“王松……你,你干的好事儿,我……我那里流血了!”那里流血了?王松一愣,随即心下也是害怕了起来,刚刚宋芳芳可是被自己给吓住的,她要是出了啥事儿,自己哪里能逃的了干系,更何况……那地方要是出了啥毛病,别说是宋芳芳,刘某和她们一家人怕是也不会放过自己的!一想到这些,王松连忙赶了过去,只见宋芳芳咬着牙齿,脸色苍白地坐倒在地上,那根搓衣棍还摆在旁边,棍子上面也有着丝丝血迹,看上去极为骇人……王松蹲下了身子来,扫了眼宋芳芳肚皮上盖着的那块湿漉漉的衣服,吞了口唾沫颤声问道:“你……你这……咋,咋整的,我,我看看……”说着,他就把那块湿漉漉的衣服给掀了开来……说着,王松便伸出手,缓缓将宋芳芳那地儿的衣服给掀了起来……还不等他细看,那宋芳芳却一下子伸手把那地儿给捂住了,诱人的脸上泛红,眉宇之间满是羞恼之色:“你干啥!”虽然宋芳芳的手掌挡住了些许诱人景致,但是却依旧被王松看见了一些东西,他心下暗暗发热,你爷爷的,说起来这还是老子第一次见到女人那呢……被宋芳芳手掌挡住了之后,若隐若现,却更加引得王松心下好奇。

  他蹲下身子来,脸上装作一副严肃的模样:“芳芳,你不知道我在啥地方干活么?你这儿流血了,我得帮你看看,不然出了啥事儿可咋整。

  ”听到王松这话,那宋芳芳也是吓了一跳,只感觉那地儿隐隐作痛,再看看旁边那根搓衣棍,棍子上也有丝丝血迹,宋芳芳心里也是渐渐着急了起来,这要是真弄出了毛病,回去可咋跟刘某和家里人交代啊……要是别处倒还好,这地方……还不定刘某他们咋想呢。

  心里这么一寻思,宋芳芳也是抬头试探性地看了王松一眼道:“王松,你……你不是在药铺里算账吗,你……你还懂治病不成?”王松一撇嘴:“咋就不会了?老子要是不会治病,乔城那老倔脾气愿意收我干活?你快把手拿开,让我给你看看,迟了出啥事儿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听王松说的真诚,宋芳芳的心头也是不由相信了几分,毕竟人王松是在两村之间唯一的一个药铺里干活,只怕他还真会一点医术呢……可是……这,这也太羞人了吧,让王松看自己的那地方……宋芳芳的牙齿轻轻咬着红润的嘴唇,眼眸之间满是害羞犹豫之色,偷偷盯了眼那王松,只见他蹲着身子,一颗脑袋几乎都要凑到自己肚皮上去了,那双眼睛正紧紧地盯着自己那地儿呢,眼神之中还带着几分古怪的神色。

  看到这一幕,宋芳芳一瞪眼:“你凑这么近干啥呢!”她心头此刻更是恨得牙痒痒,这王松不会是故意吓唬自己,想要占自己的便宜吧!王松也是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站正了身子严肃道:“那啥……你这地方不是流血了吧,我看看是不是真出了毛病。

  ”听到这话,宋芳芳的秀眉又是渐渐皱了起来:“那……那你看出来是咋回事儿了没?”王松撇了撇嘴:“你手都挡完了我咋看,就是林医生来了,你这么挡着他也看不出啥吧。

  ”宋芳芳无奈,只得点头:“那你……你只能帮我看病,不准动……动别的心思!”她嘴上说着,却感到一阵发热,刚刚她自己就在用搓衣棍捣鼓那事儿呢,心里本就想着要是能有个男人,真的倒腾一下自己才舒坦。

  此刻王松就在这儿,要是自己没事儿的话,还真想让王松捣鼓捣鼓。

  不过这种话宋芳芳可不好意思说出口,虽说自家男人那玩意儿不行,但是和别的男人……这要是传了出去,那可就……宋芳芳心头一阵犹豫,也不知道应该给王松看,还是不给他看……

“靠,咋回事!”吴浩吓的连忙后退。

  众人都惊疑不定,而陈阿东无所顾忌,他拳头所向,砸中吴浩的胸膛;就听吴浩发出痛呼,摔倒在地滚了好几圈,十分狼狈。

  “丫的,一群废物。

  还愣着干什么,一起上啊!”孙强觉得面子上挂不住,在自己的地盘竟然被一个瞎子耍威风,这要是传出去岂不是要让道上的人笑话死。

  得到孙强的命令,包厢里的十几个小弟没有迟疑,立刻开始出手。

  朱大虎手中有菜刀,但(夫妇交换性经过实录)很快就被打飞,随后就被五六个男人的围攻,不多时就被打趴下了;另一边,陈阿东拳头挥舞,威风凛凛,确实厉害。

  然而,他获得狐仙传承毕竟时间尚短,甚至还没来得及练习功夫,即便有无坚不摧的拳套,也难敌一群人。

  眨眼间,陈阿东就挨了一些拳脚,同时他的体力也消耗很大,拳头的力量锐减。

  “死瞎子,给我跪下!”吴浩忍着胸口的剧痛逮到机会,从后面狠狠一脚踹中陈阿东的小腿,使得陈阿东膝盖一软,身子一个踉跄;其他混子抓住时机一拥而上。

  砰砰砰。

  拳头如雨点一般落下来,陈阿东感觉身子骨都要散架了,只能蜷缩在地上护着脑袋。

  赵婉柔刚才看到陈阿东和朱大虎来救她们,感动不已;此时两人被暴打,他担心坏了,连忙叫道:“别打了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呜呜呜,再打要出人命了。

  孙老大,求求你让他们住手,别打了。

  ”赵婉柔一边哭一边跪在孙强脚边乞求,这让孙强心里得到极大的满足,他也担心闹出人命,便吩咐道:“好了,都住手。

  ”“咳咳……大虎哥,你没事吧。

  ”陈阿东现在浑身酸痛,眼前发黑,但他更担心朱大虎。

  毕竟朱大虎是为了帮他才一起来的,若是出了什么事,他没法向翠花嫂子交代。

  “没事没事,阿东起来!”朱大虎想要拉着陈阿东一起起来,但却被吴浩踹倒:“草,跪着说话。

  打伤了我这么多兄弟,有你们好受的!”看到陈阿东鼻青脸肿,赵婉柔眼泪哗啦啦的,扯着孙强的裤脚乞求道:“孙老大,求求你,放了他们吧。

  ”“大嫂,不要求他,我没事。

  我就不信了,有种弄死我!”陈阿东狠狠的叫道。

  “哟呵,小子挺硬啊。

  吴浩,给我打断他一条腿!”孙强吐着烟雾,淡淡的说道。

  赵婉柔吓的大哭,当即磕了几个响头不停乞求:“孙老大,阿东他年纪小不懂事,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千万别往心里去。

  您是一方老大,对一个少年动手,传出去也让人笑话是吧。

  ”陈阿东此时心如刀绞,看着自己敬爱的大嫂为了自己,没有尊严的磕头乞求,他感觉身子都要炸开。

  他恨自己太没用了,若是强大一些,就能让大嫂不至于受到如此虐待。

  “你倒是伶牙俐齿。

  ”孙强捏着赵婉柔的下巴,心里面越发喜欢。

  他扔掉烟头,对着赵婉柔的脸吐出一口烟雾,随后坏笑道:“要我放了他自然可以,你知道我的目标是你,并不是他们。

  ”赵婉柔身子冰凉,心神一阵恍惚,但还是做了决定。

  “孙老大,我答应你。

  ”陈阿东脑袋轰鸣,瞳孔骤缩失声叫道:“大嫂,不要啊……”“你丫的闭嘴!”吴浩给了个大嘴巴子。

  孙强好似故意戏弄,道:“答应我什么?”赵婉柔咬了咬嘴唇,哽咽道:“只要你放了我老公,放了阿东和大虎哥,今晚我就陪你睡。

  ”“哈哈哈,你未免想得太简单了。

  这两个家伙打伤我七八个弟兄,直接放人我怎么对兄弟们交代。

  ”孙强松开手,冷冷说道。

  “那孙老大,你要怎么办,求你不要再伤害他们。

  ”“已经打伤了,说什么也都晚了,那就让我受伤的弟兄一饱眼福吧。

  ”孙强一挥手,命令道:“受伤的留下,其他人都出去!”很快,包厢里只剩下吴浩在内的八个受伤小弟。

  这个局面让赵婉柔好似想到了什么,眼神闪烁着一股绝望还有浓烈的羞耻。

  “去好好趴着,给我受伤的兄弟来一个现场直播,也算是一点补偿。

  ”孙强邪恶的大笑,吴浩等人也是兴奋不已,甚至有人下面都开始悸动。

  赵婉柔已经没有退路,失魂落魄的趴在沙发上。

  “小柔!”“大嫂,不要啊。

  ”朱大虎和陈阿东撕心裂肺的大叫。

  然而无济于事,他们被死死按住,根本没能力出手相救。

  看着孙强压在赵婉柔身上,陈阿东目眦欲裂泪如泉涌,他心里那个恨啊,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大嫂被糟蹋。

  “够了!”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使得包房瞬间安静下来,孙强也停住了动作。

  所有人寻声看过去,就发现陈辉不知何时已经挣脱了绳子,双眸赤红脸色阴沉。

  “大哥。

  ”“老公。

  ”陈阿东和赵婉柔都觉得不可思议,更多的是震惊,他们从来没有见过陈辉这个模样,那眼神和脸色太吓人了,好似一只疯魔了的黑熊。

  “陈辉,你丫的怎么弄断绳子的!”吴浩怒叫起来,马上就能欣赏赵婉柔完美诱人的娇躯,关键时刻踏马的被人打扰。

  陈辉不理他,死死盯着孙强,声音沙哑:“闹你也闹够了,该收手了,真的要逼我吗?”“哟呵,瞧你这话说的。

  ”孙强站起来,一脸玩味的冷笑道:“你以为自己是谁啊,我用得着逼你么。

  你踏马就是个怂包,是个窝囊废,老子玩你老婆能咋地。

  来来来,老子就站在这儿,有种你出手打我!”“放了他们三个,我任你处置!”陈辉声音冰冷。

  “草你丫的,真的以为老子脾气好是吧!”孙强抓起一只酒瓶砸了过去,旋即大叫:“吴浩,砍他一根手指,别弄晕了,老子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在我胯下升天。

  ”“好嘞老大,这废物就应该给他点颜色看看。

  ”陈辉的体型虽然高大,然而吴浩并不畏惧,他知道陈辉是个怂包窝囊废,大摇大摆走过去决定先暴打一顿,然后砍掉陈辉的小拇指。

  哪知,陈辉眼珠子一瞪,抬手就是一拳。

  “啊!”这变故出乎吴浩的意料,他没有躲开被砸中鼻子,好似有骨头碎裂声,众人就看见吴浩捂着鼻子在地上翻滚哀嚎。

  “老大,浩哥的鼻梁骨被打裂了!”一个小弟叫道。

  “马勒戈壁的!”孙强勃然大怒,“一起上,给我打断他的狗腿。

  草,一个个都在挑战老子底线,都忘了老子是混社会的吗。

  ”轰隆隆!得到命令,包厢里剩下七个小弟冲过去五人,剩下两人控制住朱大虎和陈阿东。

  “大哥小心。

  ”陈阿东提醒道。

  “你们这些杂碎,老子忍够了!”陈辉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边怒吼一边挥舞着拳脚。

  他虽然面对五个人,但五个人都受了伤,因此眨眼间陈辉就打倒了两人。

  剩下三人从三个方向包抄,陈辉挨了几下,以伤换伤踹倒一人,又扑向另一个。

  看到几个呼吸地上就横七竖八躺了一片,孙强脸皮都在抽搐,他怒气冲冲抓起一个酒瓶大步一跨就来到陈辉身后。

  见此情形,陈阿东、朱大虎和赵婉柔同时惊叫:“小心身后!”嘭!陈辉这边刚回头,酒瓶就结结实实砸在他脑袋上,玻璃渣子碎了一地,陈辉脸上也立马开出血花。

  孙强一脚踹在他肚子上,之后踩着他的脑袋。

  “可笑,就你个废物也敢逞威风。

  咋的,舍不得你的小娇妻?”孙强冷哼一声,接着阴笑道:“舍不得是吧,很好。

  老子偏偏要折磨他,等老子干完,让我的兄弟们也尝尝鲜!”“吼!”陈辉发出怒吼,可却爬不起来。

  “愤怒有什么用。

  愤怒只会让你失去理智,并不会让你变强。

  你也二十好几了,难不成看不明白这是弱肉强食的社会。

  再说了,陈辉啊……”孙强蹲下来,褥着陈辉的头发,将他的脑袋提了起来。

  “还不是因为你好赌,还不是因为你是个废物,是个窝囊废,所以你的小娇妻才会跟你受苦,才会沦落到这么个下场。

  你生什么气呢?你有什么理由愤怒的?这一切都是你亲手造成的,我说没错吧。

  ”轰!陈辉心脏沉到了谷低,瞳孔骤缩,好似丢了魂魄。

  “老公。

  呜呜呜,孙老大,求求你放了他们,我给你磕头了。

  我陪你,我陪你睡,只求你不要伤害他们。

  ”赵婉柔看到陈辉满脸鲜血,心疼又担心。

  “草!”孙强松开手,看着赵婉柔磕头求饶,他来了火气,咒骂道:“你长的这么漂亮怕不是个傻子,这种废物,你怎么看上他的,还这么死心塌地。

  ”“他是老公,我不怪他,都是我不好。

  我要是能多努力一点,就能赚够钱,就能还上赌债。

  孙老大,你放他们走,我陪你睡。

  ”“大嫂。

  ”看着赵婉柔雨带梨花,陈阿东心如刀绞。

  朱大虎也感动的眼眶湿润,他恨铁不成钢的扫了一眼陈辉,但这个时候责骂已经无济于事。

  孙强吐了口唾沫,哼道:“嘛的,耽搁这么长时间,老子性趣都差点磨灭了。

  过来,这次没人打扰了,老子让你尝尝哥哥的大棒。

  ”边说,孙强将赵婉柔按在沙发上。

  然而,谁都没有注意到,趴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陈辉眼中闪过一丝阴狠。

  他暗暗的抬头,看到孙强嘶开自己妻子的裤子,一股杀气在胸膛炸开。

  陈辉看到朱大虎掉落在地上的菜刀,就在两米开外,好似回光返照他猛地翻滚过去抓住菜刀,然后犹如一只豹子,身子弓起来弹射出去,菜刀从天而降。

  “孙强,你给我去死!”这一幕发生太快了,因为在场的小弟注意力都放在赵婉柔身上;退一步说,就算他们注意到陈辉的动作,但因为受伤也来不及阻止。

  于是乎,这一刀就当头砍了下去。

  孙强反应不可谓不快,能够坐上如意赌场二把手的宝座,没点本事也说不过去;在陈辉射过来的时候,孙强本能的感觉到一股死亡危机,使得他寒毛倒竖。

  他头也没回头,身子一个翻滚从赵婉柔身上滚了下来;然而,那菜刀也转移了个方向,依然朝着他脑袋砍过来。

  情急之下,孙强只能用手抵挡。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响起,鲜血飚洒,一只大拇指掉下来正好落在孙强的嘴里。

  陈辉没有罢休,又是一刀砍中孙强的肩膀,接下来是第三刀……这血腥的场面吓蒙了所有人,每个人都发现身子僵硬,无法动弹。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赵婉柔,她惊叫着扑过去抱住陈辉的身子,拼尽全力将陈辉拉开。

  这个时候,陈辉才微微恢复了一点理智。

  可沙发上已经血流成河,孙强身上十几处血口子,已经奄奄一息。

  “老公,你干嘛呀,这可怎么办。

  ”赵婉柔娇躯犹如筛糠一样颤抖,泪如雨下,眼中满含恐惧。

  包厢里的几个小弟吓的亡魂皆冒,连鼻梁碎裂的吴浩都像是见鬼了一般,连滚带爬的冲出包厢。

  “老婆,我,不是窝囊废。

  ”陈辉咧开嘴,一手搂着赵婉柔,一手提着血淋淋的菜刀。

  


爱之谷官方商城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d.aspx?1907.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d.aspx?6402.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d.aspx?6288.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d.aspx?6665.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d.aspx?3361.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d.aspx?178.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d.aspx?6443.html

https://www.event-wrist-bands.com/twd.aspx?815.html